妙膳小王妃 - 第三十四章 - 豆豆小说阅读网
ʱ䣺 2019-06-12

  「你说的,可不要诓我。」金桐树半信半疑的拿起碗来,当他喝下第一口之后,立刻惊为天人,没会儿他就咕噜咕噜的喝完了,一喝完便立刻把涓滴不剩的空碗往姊姊面前一伸,抬起手背擦了擦嘴角,激动地道:「姊,这是什么?还有没有?我还要喝!」

  金桐蕊笑了笑。「还有别的菜呢,留着肚子吧你,适才喝的那叫豆浆,你们现在尝尝咸豆花吧。」

  这会儿,不需要旁人进言,金桐树便抢着吃咸豆花,边吃边频频点头,连声不绝的喊赞,「好吃好吃,滑滑嫩嫩,一入口连嚼都不必就顺着嗓子眼儿滑下去了,太好吃了,比蒸鸡蛋还要好吃。」

  她转回灶房,做好的豆腐已经放凉了,分成两半,一半炸了成油豆腐,做了三个菜,分别是酱烧油豆腐、油豆腐酿肉,再用胡麻酱将野菜和油豆腐拌一块儿,胡麻酱自然也是她自己做的,以后她的酱园子也会卖。

  另一半没炸过的豆腐分量比较多,做成了四样菜,分别是麻婆烧豆腐、豆酱蒸豆腐、豆腐粉丝烫、三杯豆腐,再做一道鲜鱼豆腐汤,她还有个秘密武器没有用上,那便是臭豆腐,待她把臭豆腐做好了,那又臭又香的绝妙滋味,保证吃过的人还想再吃。

  做这些菜,只有油豆腐镶肉比较费工,她拢共用了不到半个时辰,这不科学啊,不是吗?

  嘿嘿,那是因为她嫌大灶笨重麻烦,在打铁铺子订做了平底锅和炒菜锅,如今做起菜来更上手了,只不过灶台就只有一个灶眼儿,没法同时煎煮炒炸,她实在怀念前世的四炉心瓦斯炉。

  七菜一汤全上了桌,金桐树看得眼睛都直了,他猴急的尝过一道又一道,嘴里还塞着酱烧油豆腐,手就已经去夹三杯豆腐了,一边又用勺子去挖了满满一大勺麻婆豆腐,吃得满嘴是油,等吃充了三碗饭,又敞开肚皮喝了一大碗鲜鱼豆腐汤这才作罢,吃了个肚胀腹圆。

  相较于金桐树撒开了毫无吃相,任容祯的吃法就斯文多了,且眉峰之间还一直微微的蹙着,教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  「姊,你这豆腐大餐太厉害了!」金桐树尝过了豆腐大餐后灵机一动,猛一拍自个儿大腿,兴奋地道:「姊,要不咱们改卖豆腐吧!」

  「我正有此意。」金桐蕊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。「豆腐成本低,就跟凉皮一样,外人不知晓我是用啥做的,咱们卖五文钱一斤也行,卖十文钱一斤也行,把这豆腐的菜谱推广出去,越多人吃豆腐,咱们赚得越多,想想村里有多少人家,镇上又有多少人家,县城里有多少人家,如果人人都吃豆腐,咱们还可以开个豆腐作坊来大量生产。」

  她越想越美,却见任容祯默然不语,眉宇还有些凝蹙,便推了推他的臂膀,有些不高兴地撇嘴问道:「怎么,你不赞成我卖豆腐吗?」

  任容祯回过神来,想也不想便回道:「哪里会不赞成,你手艺这样好,肯定能挣钱。」

  他走神的原因在于她这豆腐大餐里三分之二的菜色他都吃过,自然也是出自他大嫂之手,当时他大嫂做了一桌豆腐宴,直教众人叹为观止,尤其是一道麻辣臭豆腐,那滋味令他至今难忘,不过今日点点并没有做那道麻辣臭豆腐。

  因此,他才生了疑窦,难道他大嫂也是点点那时空来的?若是点点知道有人跟她来自同一处,她的反应会是如何?

  金大秀和奉莲娘尝过她做的豆浆、豆花和豆腐之后,也认为可行,两人都对不起眼的黄豆能做出如此美味的吃食感到不可置信。

  第二日,金桐蕊在她的老摊位上搞了个豆腐试吃会,她做了十道豆腐料理,加上咸甜两种豆花跟豆浆,意气风发的准备重振旗鼓,尤其见到对面金家食肆的凉皮生意一落千丈,她更是高兴得不得了,还特地跑去街尾看屈氏开的凉皮铺子「屈家食肆」,竟然比金家食肆更惨,铺子里空荡荡的一个客人都没有,她更是有出了口恶气的感觉。

  是啊,合该如此,这就叫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,总算让他们尝到报应的滋味了,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使坏!

  孙蓉儿见他们又出来摆摊了,忙不迭地过来了,笑得眼儿弯弯。「大叔、婶子、蕊姊、容祯哥,你们可来了。」都问了遍好之后,她这才有些羞赧的对金桐树露齿一笑。「小树哥,你也来啦。」

  金桐树一张脸早红得像猴子屁股,见她主动招呼,他却推着轮椅撇到一边去,故作高冷的不理人家,其实不是他高傲,而是他自惭形秽。

  金桐蕊看在眼里,往弟弟后脑杓就打下去。「你作死啊?人家蓉儿在跟你问好,你哑啦,不会回答?」

  孙蓉儿大为羞窘,忙拉了金桐蕊。「没关系啦,蕊姊,我也没别的事,就是来跟你们打声招呼。」

  孙蓉儿小声回道:「哎呀,蕊姊,你有所不知,他们为了争一口气便胡乱砍价,你卖一文钱一碗,我就卖一文钱两碗,想当然就没赚头了,一没赚头,味道也走样了,黄瓜馊掉了不说,凉皮也糊成一团,自然没生意了,反倒是有好些客人盼着你再来卖凉皮哩。」

  豆腐试吃会不到半个时辰就结束了,因为全都被吃光了,人人都在问那豆腐哪里有卖,好几个妇人家还细细问了豆腐菜谱。

  金桐蕊言明明日起就会在原地卖豆腐,六文钱一斤,豆浆不卖,但自备茶杯者,可以免费喝豆浆,至于也广受欢迎的咸甜豆花,由于要准备咸甜两种配料,较为费工,因此只有初一、初十、十五、二十、二十五才卖。

  金桐蕊的豆腐生意一飞冲天,天天都是才摆好摊子就抢购一空,她每日会固定带一样豆腐料理到摊子上讲述做法,也有人将自个儿做好的豆腐料理拿来让她指教,她都不吝教学,才不过十来日就数银子数到手软,至于那没眼力想要探问豆腐究竟是什么做的人,她都赏其一个白眼。

  她已经计划秋末时要盘个铺子卖麻辣臭豆腐,那时天气也冷了,不适合站在街边摆摊,她的豆腐会移到铺子里卖,那又臭又香的味道肯定能吸引客似云来。

  相较于金园食肆的豆腐生意爆棚,对面的金家食肆就更显凄惨了,眼见小小的豆腐摊天天大排长龙,聂氏和金大山夫妻那是看得糟心啊!

  「娘,您快想想法子,去跟那死丫头要那豆腐配方,咱们也来卖豆腐。」冯氏见金大秀一家赚了大钱,心里像有几千只妈蚁在爬似的,十分难受。

  这几日她出入店铺见到那任容祯居然能站了,还潇洒拓跋、英挺不群的,她越看越是春心荡漾,照她的心思,她得不到的,别人也休想得到,若金桐蕊没被逐出族谱,她还能撺掇祖母去命令金桐蕊不得嫁给任容祯,如今她只能后悔当日寄住在她四叔家里时对他不屑一顾。

  「什么话?」冯氏理直气壮地道:「你四叔一家就是脱了宗谱,你四叔也还是你祖母怀胎十月生下的,你祖母有什么理由不能要那豆腐方子了?」

  闻言,聂氏立时气粗了起来。「说的是!我可是生下老四的娘,我有什么理由不能要豆腐方子了?我这就去要!」

  金大山和冯氏蔟拥着聂氏气势汹汹的来到豆腐摊前,金桐蕊一行人已准备好要收摊走人了,她正往牛车上收拾东西,听到脚步声传来,也没抬头,一声「数量有限,明日请早。」还没出口,就听见金桐树恶声恶气的叫嚣了起来——